您当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线  >  杭州频道 > 今日视点 > 本网专稿   正文

   | 打印
放大 原大 缩小 打印 

看老城凤凰涅槃①丨新旧交融 杭州城中村焕发新生

  【编者按】

  城市要建设,民生要改善。

  2016年,杭州打响了新一轮城中村改造攻坚战,杭州主城区246个城中村迎来新生。

  昔日一个个烟火升腾、隐患丛生的城市洼地,蝶变成环境优美、产业融入的发展新蓝海,也塑就了杭州城中村改造的特色之路:

  没有完全推倒重来,也并非大拆大建,而是区分不同情况、不同地段、不同历史文化背景量身制订,该拆的拆,该保留的保留。

灵隐村

  浙江在线-杭州频道12月6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吴佳妮 通讯员 杭建宣)86岁的戚瑞金手上端杯茶,坐在兰家湾自家门前,眼前的风景,是从一片田地转为破败墙头,再到如今的小楼林立、绿树环绕。“以前住这里是受罪,现在真是享福了!”

  不仅仅是兰家湾,骆家庄、玉皇村、白沙泉……规划在前、因地制宜,这些曾经的城中村,迎来了华丽转身。

  恰如著名作家麦家,在看过蜕变后的杭州城中村所说:“她没有消失,也没有成为城市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她在转型和重建中获得新生,在与城市的融合中长出了新的肌肉和力量。”

  量身定制 古“村落”尽绽芳华

  从灵溪隧道口,沿着西山一路往西,即到“西溪沿山十八坞”,民国时候,杭州人称这里为“桃花源”, 几户人家与梅香竹影相伴,更有庵堂、庙宇、传说,是名人雅士争相隐居的地方 。

  如今的十八坞,当然已不再是当初的几家几户,随处可见袅袅升起的人间烟火,当地村民也早已转成了“居民”身份,但依然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桃源景象。

  外来的人们很难想象,就在两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嘈杂——沿西溪路,房子紧挨着房子,将山谷间的空隙填满。落地违建、阳光房简易棚随处可见,抬头是蜘蛛网般密布的电线,路边各种生活污水横溢。

  城中村改造,改变了这一切,在这个有着悠远文化底蕴的地方,“只拆违建,不动根本”是最基本的原则。

东岳四坞

  十八坞中的王家坞、庙坞、小龙驹坞、大龙驹坞,同属东岳社区,社区主任蒋小斌发现,当违建墙体推倒,逼仄的弄堂拓宽至消防车也能顺畅进出,久违了了十几年的阳光又照进了屋里,人们的心态也随之改变。“原先只想多搭建几间房子多收租金,现在发现环境好了,抬头能看见天,低头能看到流水,过日子才真正惬意。”

  在杭州西湖风景区西山脚下的十八坞,保留,无疑是主旋律,但如何保留,不同地方有不同选择。

  浙江南方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东岳社区四个坞的“城中村”改造设计,在最初规划时,设计师就反反复复实地走了不下十遍。“王家坞生态环境最好,因此重现‘一曲溪流一曲烟’的江南风貌;庙坞历史文化资源丰富,我们重点打造了禅文化;小龙驹坞最精致;大龙驹坞则最具有生活气息。”

  东岳四坞,仅仅是一个缩影。“一区一规划,一村一方案”,这是在城中村改造启动伊始,杭州就定下的规矩。杭州邀请了各路专家,为规划和方案把脉,还组织了各城区大比武,找差距补短板。

  经王家坞、庙坞,沿着西山游步道,翻过北高峰,抵达灵隐村,或是往东到梅家坞、茅家埠,皆是昔日的城中村,如今的“一步一景”。

  因地制宜量身定制,这一切,只为这些古“村落”再度绽放芳华。

  三生融合 城市的一场有机更新

  城中村改造一定是完全拆除、重建吗?一定会被当地百姓反对吗?环境和百姓收入一定是对立的吗?杭州的答案是:不!

  所有的事情,都是和老百姓商量着办,有一句话,大家都听了进去——“减房不减财,减人不减收”。简单来讲,就是违建的房子拆掉,但老百姓的财产不会减少;租住在“城中村”中的人少了,但当地百姓的收入不会少。

白沙泉

  位于宝石山西麓的白沙泉,就是个典型。

  在杭州,白沙泉算是名气最大“城中村”。不仅仅因为它紧邻繁华的黄龙商圈,寸土寸金;也因为曾经终日升腾的烟火,让它频频因为火灾而出现在新闻里。

  用北山街道曲院社区书记王仕杰的话说,过去的白沙泉,就像一个火药桶:给点火星,就爆了。“改造前,185幢房屋中,170幢是出租房,小餐饮小旅馆就有51家,还有数不清的夜宵摊。高峰时,这里住着近5000租客,绝大部分是夜场工作人员。”

白沙泉

  然而2015年初夏,当改造的消息传到当地居民耳中,反对的声音依然不少。“主要是收入。”王仕杰说,“很多人担心,改造后违建拆了房子变小了,租金也就低了。”于是,全体居民大会连开两场,16个工作组挨家挨户去听意见、做工作。

  所幸是规划在前,白沙泉转身成金融并购街,已是看得见的未来,也让政府有了几分底气,“我们收购百姓的房子,以一年租金40万左右的兜底价,给大家吃定心丸。”

  要知道,在改造前,一栋房子即使辟出20个房间,每个房间1000元的月租金,一年收入也就20来万,这笔账,谁都会算。

  如今,雅致的白纱泉裹在一片绿色中,185幢青、白、黑三色配搭的漂亮小楼错落有致,鹅卵石游步小路环绕其间。愿意留在老地方的居民,依旧住在这里,还有更多的小楼,成为金融机构的办公地, 去年一年的税收,就达1.2亿。

  “城中村改造是城乡融合发展特定阶段的重要任务,也是城市有机更新的重要组成。”杭州市建委主任孔春浩说,“杭州按照‘生产、生活、生态’的‘三生融合’思路,实现产城人融合,实现人人受益。”

  于是,在玉皇山脚,玉皇村的老房子都变了样,不仅修缮一新,出出进进还多了不少西装革履的年轻人。这个曾一度农居混杂的城中村,迅速成长为杭州金融新高地——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。

  在江干浜河村,农居房外立面统一为中式庭院,产业也随之转型升级——“浜河部落”“青创社区”陆续开辟,为“新社会阶层”提供创业平台。

  改变只在一点一滴,但就是这些小小的改变,曾经的城市边角完全变了模样,迎来了新生。

  文化传承 改造是蜕变更是福祉

  城中村改造,是蜕变,更是民生福祉。

  据2018年国家统计局杭州调查队抽样调查显示,市民对杭州城中村改造关注率95.9%、支持率98.1%、满意率达96.2%。其中,有近一半被访者,为杭州城中村改造注重文化传承点赞。

  一杯清茶,两把藤椅,摄影师陈天虹在离家27年后,又重回杭州馒头山脚,只因馒头山从曾经的群租房聚居地,变成重拾江南韵味的现代民居。

  看着掩映在古树坡道上的白墙黛瓦,陈天虹第一次对着自己的家举起了相机。“这是我记忆里小时候家的味道!”

馒头山

  年过七旬的老党员郝素琴最爱在“邻里中心”坐坐,这曾是馒头山最大的群租房,如今不仅整个外立面设计融入了馒头山,还成了便民服务的集中地,周边百姓的文化家园。

  十八坞上头的杨家牌楼,在这里居住了70多年的杨善昌很感慨,曾因违建变成“暗渠”的牌楼溪重见天日,变得更美了。“牌楼溪中段有个亭子,看风景很好;下面有个五曲桥,拍照片很漂亮。”

  更方便的是,牌楼里还新辟了一个行政服务中心,申请智慧养老设备、办理居住登记等等,家门口就能办。“老底子的环境和感觉回来了,现代化设施一样都没少!”

骆家庄龙舟馆

  将文化传承和民生项目结合起来,让文化如绿地般随处可见,如春雨般润物无声,这是杭州城中村改造的特色之举。

  “当人们自身的温饱、收入、休闲等需求都满足了,才会留心到文化传承;一片土地上深厚的文化底蕴,才能让他拥有无比自豪感。”杭州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吕亮亮说。

  即使是难以恢复原貌的“城中村”,也在以各种方式,一边给予百姓更方便惬意的生活,一边留住历史。

  杭州城北的善贤人家,老百姓住进了崭新楼房的同时,也保留了“善贤坝房”老房子,开辟“开心农场”。闲暇时光,农场里的亲子耕读,让乡愁变得更加真切。

  城西的骆家庄,则用一幢文化大礼堂,记录了老底子蒋村水上人家的过往。礼堂内有年轻人喜欢的健身房,也有老人喜欢的茶室,进出中无意抬头一望,便是那千年的龙舟。

  新与旧,舍弃与传承,就这样恰如其分的融合在了一起,由此凤凰涅槃。

  这是城中村改造的意义。

  这是每一场变革的意义。

相关稿件
· 全国专家聚焦 一起来读懂城中村改造的“杭州模式”
· 专家学者论道城中村改造 杭州经验凭什么获点赞?
· 城中村变身徽派民居 武林新城首个蓝领公寓开建
专题聚焦
  最热新闻
·世游赛开幕式做足"水"文章 高科技展现泳动8分钟
·杭州世游赛来啦 一周攻略在手观赛追星不愁
·第五届郁奖出炉 领奖前白先勇细逛郁达夫故居
·杭州凤凰山曾有圣果寺 面积是南宋皇城的五六倍!
  本网专稿
·加快大城北建设 邵逸夫医院大运河分院落地拱墅
·萧山镇街书记访谈⑦郑建明:思想大解放 融入长三角
·首届金砖国家新能源工作会议召开 为何是这家杭企承办?
·西湖播报丨龙泉青瓷 杭州开展!
  权威发布
·杭州环境质量半年报公布 大气和水质都在持续改善
·杭州新聘5名“杭州会议大使”
·杭州治水又捧回一座“大禹鼎”
·杭州今年将建设250个农村文化礼堂
  区县新闻
·跟着阿普去游园会 西湖区用AR技术开展普法工作
·人民日报刊文:萧山强化产城融合 优化政务服务
·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仓前街道整治“低散乱”企业
·古荡街道文化家园成功获评杭州市首批五星级文化家园